排定時間

當妳覺得無法將自己擔心的事情拋開,妳可以排出特定時間進行思考,獲得某種程度的掌控。人們經常發現等到他們排定好的時間來臨,原先十分煩惱的事情不知怎麼地似乎變得不太真實。

當人們稍早全神貫注地思考自己的生命時,可能會百分之百相信自己是在浪費生命,或是和孩子之間的關係根本是一團糟。當她們處於胡思亂想的狀態,會確信自己被犧牲掉了,於是她們會想出許多反擊方法來對付加害者。不過當她們經過一段時間回頭思考原先苦思的事情,經常會發現問題似乎變小了,嚴重性也減輕了。加害者似乎變得比較有人性,想復仇的慾望也變得較不明顯。這是因為擺脫稍早前想太多的狀態,讓自己的心情開朗、思緒清明,等到排定好的思考時刻來臨,原先所擔心的事情,此刻已獲得比較平衡的觀點。

請記得千萬別在上床睡覺前思考問題,妳不會希望進入夢鄉前腦中盤據的是令妳苦惱的思緒。試著將思考時間安排在妳覺得比較自在的時刻,如此一來,妳才能夠安靜獨處或是與值得信賴的朋友好好把問題想過一遍。倘若妳發現在這段思考時間內妳的思緒會激烈奔馳,妳也許需要暫時休息一會,才不會讓自己跌入絕望的深淵。假如妳發現自己很可能會掉入絕望深淵,在這段思考時間內,妳需要尋求知己或是治療師的協助。

交出去

還記得前面介紹過的那位七十歲時髦老太太菲莉絲嗎?她告訴訪問員她將煩惱交給上帝,然後繼續過生活。在調查中我驚訝的發現,儘管我們的社會聲稱不再篤信宗教,然而在我們以大眾為基礎所進行的訪問中顯示,百分之四十的民眾表示,會藉由祈禱或是宗教冥想來擺脫煩惱和想太多的困擾。甚至沒有篤信任何宗教的民眾也表示,當自己因為煩惱而手足無措時,經常會唸些祈禱文期盼獲得支持和協助。有些人認為,即使原本沒有信奉任何正式宗教,但需要時,也是會接觸能指引自己的某種偉大意志或是力量。

倘若祈禱讓妳感到不自在,又或妳是無神論者,妳可以考慮選擇冥想的方式。教顧客將冥想視為克服上癮與強迫症方法的華盛頓大學心理學家亞倫馬萊特,說明了兩種基本的冥想:「專注冥想」和「洞察冥想」。

專注冥想:這是一種將注意力集中在儲存於妳大腦裡的某一刻、某句話或某個畫面,同時讓想太多的思緒自然消失。讓身體放鬆,消除緊張,調整呼吸。專注每次的呼吸,感受空氣吸入鼻腔時的冰冷感覺,以及空氣呼出時的溫熱感。倘若煩惱的思緒進入妳的腦海,只要輕柔地將注意力轉回調息上或想著大腦中的畫面或句子。大約十分鐘後,妳將感到身體徹底放鬆,思緒不再沉重。

洞察冥想:英國醫療研究學會的心理學家約翰提斯岱爾,又將這種方式又稱為「警覺冥想」。這是當任何思想、畫面、身體知覺或各種感覺浮現時,讓自己有能力敏銳地洞察。與其和這些想法拚鬥,不如以旁觀者的態度坦然接受。妳看著它們經過妳的面前,不進行分析,只是看著發生,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發展出「情緒不判定」的能力。如此一來妳的思想不再能掌控妳,也無法虛構出妳的自我意識,更確切地說,妳的思想變成了能讓妳心如止水觀察事物的東西。

約翰提斯岱爾建議,人們可以學習透過冥想遠離負面思考,感受到自己得以主宰思想,而非被思想主宰。這也使人們得以拋棄或是克服足以擊潰自己的思考方式,進而擁有足以戰勝自身問題的高度自信與自愛。

依賴他人

根據我們做的研究指出,想擺脫想太多的最普遍方法之一,是與妳所信賴的家人或是朋友聊天。與他人交談有助於戰勝負面思考,假如與妳談天的對象讓妳有被接受、被了解的感受,並且協助妳整理思緒,取得優勢,解決問題。例如,妳朋友可能會要求妳,把造成妳心情不佳的情況解釋清楚。她也許認同妳是受害者,接著她或許會幫妳想出應付這種狀況的好方法,幫妳建立信心,達到最好的結果。

然而,與他人談論縈繞在心頭的事情也可能造成反效果。朋友可能只是坐下來聽妳訴苦,對妳煩惱的事搧風點火,卻不是針對問題協助妳找到觀點。重點是,當妳與朋友談論想太多的困擾時,要學習承認妳面臨的問題,直接請朋友幫妳拉出思想的漩渦,讓妳得以處於能有效評估妳所煩惱的問題,以及想出可能的解決辦法。

泰芮遇上的情況

泰芮知道她必須找人來談談。她和丈夫喬在吃早餐時大吵了一架,最終喬撂下一句他要離婚。倆人的婚姻觸礁已經數月了,但是聽到喬的宣布還是令泰芮大吃一驚。早餐後她開車到城裡辦事,腦海中不斷重覆播放喬所說的話,以及過去幾個月來他們吵架的情景。她一心只聽著腦內的回音,沒有留意自己在開車,還差點撞上其他車。

她把車開到蘇的家。蘇和泰芮是從高中到現在的好朋友。她們都是班上的「資優生」,都熱愛參加文學性社團,畢業後她們都返回家鄉,蘇選擇在家照顧小孩,泰芮則選擇就業擔任會計師。她們不是最好的姊妹淘,但泰芮知道倘若她需要有人能讓她冷靜下來,幫她整理思緒,蘇會是最佳人選。

當蘇一打開大門就知道泰芮心情煩悶極了。她請她進門,並泡了一壺新鮮咖啡。泰芮深吸了一口氣說:「喬要和我離婚。我該怎麼辦?我不希望事情老是一成不變,但是我也不希望失去這段婚姻!我無法思考了!我覺得好無助!」

蘇叫泰芮深呼吸,喝口咖啡。接著她要她描述當天早上事情發生的經過,並要她說出她認為自己的婚姻中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大部分的時間蘇只是聆聽,但倘若泰芮開始痛斥自己「毀了這段婚姻」或者盡說些宣洩無助以及絕望情緒的話,蘇便會叫她暫停,深呼吸,慢慢說,試著描述具體的細節。

她們談了幾小時,到最後泰芮覺得平靜多了,也知道蘇百分之百地相信她和支持她。蘇幫泰芮擬出短期內她該如何回應喬的方法。

她會寫張紙條告訴他,她希望與他共同努力,試著挽回這段婚姻。接著蘇幫泰芮找到一位她曾經求助過也覺得相當受用的一名婚姻諮詢師的電話。離開蘇的家後,泰芮不確定自己能否挽回自己的婚姻,但是她有把握能安然渡過白天,當晚也能面對喬。

假如妳希望妳的朋友能幫妳脫離想太多的困境,讓妳得以重新掌控自己,妳可以這麼說:「我感到困惑又無助,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希望妳幫我想想我該怎麼做才得以掌控自己的問題。」關於諸如此類的問題,倘若妳都已經直接請求朋友協助,而對方仍然只是草草應付,或是反而對妳囉嗦一大堆麻煩事,像是「噢,我也發生過類似的問題」之類的抱怨,那妳可能必須另覓他人。找像蘇這種擅長處理生活壓力的朋友。

    全站熱搜

    紜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