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自我

雖然我們需要與內心深處的價值觀多交流,然而我們只觀看自己肚臍眼的傾向,卻會提醒我們,我們也必須要多花一點時間在我們本身以外的事物上,欣賞別人的觀點。為別人服務,特別是為比我們不幸的人服務的這個過程對我們格外有幫助。

我們想太多的很多事情──體重、老闆脾氣暴戾、我們說了什麼蠢話──與其他人的需求和問題比較起來根本微不足道。花時間對需要幫助的人提供輔導與建議,並且給予他們愛與支持,可以讓我們確實認清我們想太多的一些事情是多麼微不足道,協助我們提升我們的視野,放眼在重大的人生目標上。

藉由加入社會服務協會、環境保護權力組織、或是政治行動團體,和一群從事這個世界上妳所關心的重要課題的人士相聚在一起,妳的生活焦點就能夠超越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件以及那些讓人們心情低落的混亂想法,像是「這個人說、那個人說、我怎麼會那麼說呢?」這類的瑣事。

我們的「紙上談兵」和「有權擁有感」經常會受到朋友的強化,而這些人本身就是紙上談兵的常勝軍。

你不會想要會否認自己的問題以及你的煩惱的朋友,但是你也不需要會長期批判、焦慮、或是抱怨,以至於將你拉向想太多深淵的朋友。你需要尋找將生命視為挑戰而不是負擔、喚起你的能力而不是耗盡你的精力的新朋友。

你要到何處尋找這些朋友?你可以在提供你認為是重要理想的志工機構發現他們的身影。有時你只需散發自己的積極觀,便可以將朋友的積極觀引出來,並且吸引到同樣也在尋找有積極觀的朋友的新朋友。

舉例來說,羅珊娜在她工作的律師事務所每週召開的員工會議中隨性宣布,她決定以後開會要提出可以改善工作環境的有建設性建議,取代以往慣常的抱怨。剛開始當羅珊娜聽到同事們在會議中怨聲載道,她不是發表自己認為哪裏不對勁的論調,而是發表她認為該如何解決問題的想法,這讓她的同事感到震驚。不出幾個星期,員工會議的整體氣氛從長期的消極轉變為積極。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夠像羅珊娜一樣,從紙上談兵的消極態度轉變為積極又有建設性的態度,試想如此轉變對我們的社會能夠造成多大的力量。正面的情感會開闊我們的觀點,使我們更有創造力,因此增加我們的正面情感會讓我們個人以及文化都更有效率。

超越有權擁有感

在我們的社會當中,有些有害處的有權擁有的價值觀──相信所有想要的東西我們都應該得到、不允許其他人打敗我們──是想太多的主要來源。再次重申,身為消費者我們有許多選擇可以拒絕這些有權擁有的價值觀。例如,拒絕收看藉由為這些價值觀奮戰作為號召的電視節目。針對衝突雙方之間的愚蠢爭執予以美化的「人民法庭」和脫口秀節目。

個人方面,我們可以選擇實踐並讚揚與有權擁有的價值觀相反的態度。與其總是著眼於「我們應該處於何種地位」,還不如著眼於該如何將這種地位轉換成每個人的利益。

這個方法被顯著運用在工作上,許多企業老闆在企業協商和發生衝突的時候,都提倡採取「雙贏」策略。

身為父母,我們經常執意要吵贏我們的小孩。

有權擁有的價值觀鼓勵我們將焦點放在我們應該獲得為人父母應該受到的尊重。然而這種價值觀只是導致情況變僵,或是讓我們的孩子雖然同意讓步,但如果我們把應該得到地位的欲望拋到一邊,全心全意協助我們的孩子,讓他們了解我們的觀點,同時聆聽他們的觀點,那我們就可以建立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對於彼此間的衝突也可以得到雙方都滿意的結論。 

倘若別人獲得的比我們多,或是在與我們的衝突中獲得勝利,有權擁有的價值觀會告訴我們:「告死這些渾蛋!」或是一報還一報。有時這種反應很適切,但我們經常只是想保護我們的自尊。我們可以藉由不讓我們在社會上的輸贏成績影響個人的自我價值,而採用主動抵抗這種有權擁有的價值觀。

除了在生活中塑造出反對有權擁有的價值觀,另外,我們可以堅決要求我們的孩子、甚至我們的領袖必須克服這些負面力量。當我們發覺他們抱持的態度是我們會和他們唱反調、要求他們不需要的特權、自己犯錯卻怪別人,我們可以要求他們負起個人的責任。

    全站熱搜

    紜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