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飄逸芬芳

而事情,就要從甲男說起

認識甲男時我已不是學生身分,他也踏入職場很久,兩人心智不一定成熟,但表面上看來也就是「大人戀愛」。我去他家幾次,人家媽媽樸素的很,黑白夾雜的頭髮沒有染,用紅色橡皮筋隨意圈起,身上穿著菜市場一百元三件那種衣服,洗得稀薄,對比我身上雖然不貴但絕對新穎的衣服,好像我是什麼敗家女,一頓飯吃得我如坐針氈。

倒不是他母親刻薄刁難,反倒是太客氣了,簡直客氣的有些謙卑,三個人吃飯,一桌子的菜,見我吃得不多,立刻問是否不合胃口,她可再加菜云云,弄得我幾乎撐破肚皮。原本轉著電視(註一)的甲男見我尷尬,喝斥他母親「不要鬧我讓我好好吃飯」,我大吃一驚,要打圓場又沒那地位說話,保持緘默又不行,尷尬的一頭汗,甲男倒不覺如何,叨叨唸唸說什麼「連續兩天空心菜」、「滷肉太鹹」,碗放在桌上就要進房,我連忙跟著站起,拿起自己的碗和他的碗要收進廚房,他一句「放桌上就好」丟下來,人已經踏進房門,我一愣,他母親已搶下我手中的碗,叫我「進房去休息吹冷氣」。

覺得甲男不愛護母親?恰恰相反,甲男是個很有傳統家庭觀念的人,每日進門一定大喊「媽我回來了」,出門也如是報備,薪水一部分撥做家用,領了薪水,主動交出,向無賒欠(他有姐妹也在工作,卻無需負擔家用)。一次推辭我約會,理由是「家裡有工人要來換瓦斯管」,我知他母親日日在家,並非家裡沒人,只不過工人登門,他不能單放一個女人在家。

他愛護母親,他只是不尊重她意見,而她也覺得理所當然,因為在那樣傳統的家庭裡,男人是出錢的老大,是女人要尊重男人意見(註二)。換言之,人家過的很好,覺得幸福家庭「本該如此」,適應不良的是我。

「戀愛的感覺」是一種無可解釋的情緒,喜歡的不一定適合你,適合你的不一定喜歡,就像挑衣服,明知自己皮膚蠟黃黯淡無光,不適合鮮豔顏色,卻仍克制不住的買,花了錢卻只能掛在衣櫥裡佔空間。不過衣服不會抗議自己受到冷落,不受重用,「跟了別的主人會更快樂」,男人卻有自由意識,男人也是人,女人有的喜怒哀樂掙扎痛苦,他們統統都有,不是只有女人的青春會被耽誤,男人又不是長生不老,他們的時間與我們一樣寶貴。

一日甲男去參加軍中袍澤的婚禮,回家還餘七分酒意,打電話給我,感嘆起兄弟個個成家立業,誰誰誰兒子明年上幼兒園、誰誰誰有一對雙胞胎多麼可愛、今日新娘肚子裡也有孕三個月,只剩他還孤家寡人,殊不寂寞。

「我喜歡孩子,妳信不信,孩子也喜歡我,我對小孩很有辦法……

「厄,可是我不喜歡。」

「為什麼?小孩很可愛阿……

甲男開始演講他與小孩的相處經驗,什麼誰誰家小孩被他一抱就眉開眼笑,誰誰家小女兒自小發誓要嫁給他,通篇就是男人式的育兒經,只有小孩笑小孩可愛小孩好玩,沒有小孩吐奶小孩拉屎還是小孩夜哭要收驚的,聽得我非常之不耐煩,又不能打斷他,安慰失意男友原本就是女友的責任。

大概是我敷衍之意太明顯,甲男話鋒一轉,突然問我:「妳還不想結婚喔?」

「嗯……

「妳也二十五了吧?還想玩喔?」

蛤?玩?

我有點傻眼,不大明白這評語是如何而來。我與他相同,一樣靠雙手賺取生計,一日有八小時都耗在工作上,既不泡夜店也不泡酒吧,也並不用信用卡現金卡透支信用買名牌,最大娛樂不過是與姐妹淘吃飯喝茶,日子再正經不過,是「玩」了什麼了?

是有男人覺得女人唯一正確的依歸,就是走入家庭的,看甲男的成長環境也可略知一二.吶,人各有志,即使那不是我要的人生,也不表示不會是別的女人夢寐以求的飯票,我相信他不會是個太壞的丈夫,或許專制了點,但絕不會叫女人小孩餓肚子。不過當時我年輕,理智斷線,立刻冷冷飆回去:「那又怎樣?」

甲男沉默兩秒,聲量小了一點:「啊妳生氣了喔?」

「沒有阿,我生什麼氣?你說你喜歡小孩想要結婚,又不關我事,我為什麼要生氣?」

「我也是為妳好,關心妳阿,妳不結婚以後老了怎麼辦……

接下來那些老八股似的思想,隨便扭開哪台鄉土劇都能聽見,不中聽,但終究不是歹意。我與他不是第一次為這種事爭執,他親戚還是同事的囍宴,我一蓋不肯參加,擺明不準備把兩個人的事變成全天下的事,我家的親戚他一個也沒見過,我的朋友他見過不少,但都是不預備結婚的女人,席間聊天話題就是鞋子、男人、性(註三)。總之我並無佯裝自己是個宜室宜家的女人,換言之,我不是騙子。

或許有人會疑惑,既然知道彼此人生目標並不相同,何以還是在一起?不知道哪個哲人說的,愛可燃燒或者持久,但兩者不能並存,一般的戀情如果沒有添加助燃劑(註四),至多一年,也就平淡如水了,到得那時候,分開或許會有些許無奈遺憾,但也不至於像熱戀時分手,痛苦的猶如斬斷一隻手。我戀愛的目的,便只是為了戀愛,結婚於我並不叫成功,分手也不叫失敗,喜歡一個人而那個人也喜歡你,並且得以在一起,已經是極大幸運。

當然這是我的想法,他的並不一定如此,但我一直覺得自己問心無愧,我又沒有欺騙他。可那當下我突然有點害怕,都說男人遲鈍呢,他會不會自始至終沒發現我的想法?

「你聽好。」我攤了牌。「我不打算結婚,即便要結,也不是五年內,即便結了,也不想生小孩,即使生了,也不會在家帶小孩。如果你覺得這些事對你很重要,你找別人,我不會耽誤你人生。」

那端沉默半晌,突然丟出一句:「我也知道我們只是玩玩而已,我要睡了。」

電話喀地一聲掛斷,我臉上像挨了熱辣辣的一巴掌,血液竄升,整張臉漲得紅燙。

我不怪他用那樣的字眼形容我們的關係,那只是無意的下意識反射,如果他認為男女關係唯有結婚才是正經認真,那用「玩玩」形容,也沒什麼不對。我真正難過的是,他既然知道我的想法,那又何必刻意說這些讓我難受?他想表達什麼,他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而我是個玩弄感情的Bitch?去,那他跟我攪和那麼久,又算是什麼好東西?

此後不用說是漸行漸遠,一次為著什麼小事鬧意氣,也就分了。到第二次從乙男口中聽到「好想結婚」時,一來有了「經驗」,已經沒有第一次那麼驚嚇,二來和乙男也只是戀人未滿的對象,大家曖昧來曖昧去,可沒給什麼承諾,我也沒阻止他多頭操作,耽誤他繁衍後代留下基因千秋萬代的罪名,無論如何輪不到我來承擔。不過心裡仍然有點將信將疑,畢竟乙男年紀還比甲男大些,三十五歲左右,經濟狀況也好得多,有房有車,還不只一台,時常打電話提醒我「今天開車號XXXX的那台,別上錯車」,是有條件大唱「有間美麗廚房只可惜沒飄過飯菜香」的,所以當他問我「打算幾歲結婚時」,我還是本著「不想耽誤別人人生」的善良誠實回答:「不,我不想結婚。」

「為什麼?」乙男也不可免俗的問。

有了前車之鑑,我完全不想認真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故意給了一個會讓所有男人皺眉兼倒彈三尺的答案:「我討厭做家事,任何家事。」

「誰說結婚就一定要作家事?我是娶老婆,又不是找菲傭!」他立刻露出一臉「原來妳以為我是這種人」的受傷神態來。

乙男比起甲男,是個高級知識份子,文言的說,布爾喬亞,通俗的說,自以為的雅痞,而且是走文藝路線不走商業路線的。於是口齒更加便給,立即開始敘述自己的諸般好處,什麼熱愛下廚拉、拿手菜是紅酒牛肉白酒蛤蠣燒酒雞拉、從學生時代在外租屋就會自己灑掃拉、連馬桶都會定時刷洗拉……聽得我耳朵出油,頓時羨慕起貝多芬來。閣下或許手藝媲美五星級飯店主廚,可是那不表示你願意天天下班後還為老婆下廚,更何況依照乙男的財力以及工作成就和長相,願意替他操持家務的女人恐怕不會少,沒有任何委屈求全的必要吧。

我不知道其他女人聽見男人承諾自己願意一力承擔所有家事會不會感動,可是這對我來說是不成立的,結婚的目的又不是比誰占的便宜多,如果抱持著把自己的輕鬆建立在對方的勞累上這種心態,那根本也不是什麼狗屁真愛,何必結婚?既然已經愛到願意終生面對同一張臉了,應該是要希望讓對方幸福而不是辛苦的。即便我要嫁,也絕不會妄想要嫁個「白天當人上人,晚上回家當老婆下人」的男人,我不會做男人的傭人,也不會把男人當成我的傭人,公平乃是維持一切關係的真理。當時只覺得聽到昏昏欲睡,現在想想,其實該擺出「原來你以為我是這種人」的受傷表情的人應該是我吧,原來他把我當成只想收獲不肯付出的女人喔,真乃極大污辱,應該要ㄉㄧㄤ到他跳河的。

當然啦,其後還有網路上認識的丙男,安安幾歲住哪以後靠夭他「覺得自己年紀老大不願再玩愛情遊戲想找個女人安定下來」(狗屎,那他還在網路上泡妞)、一臉深情說「如果到四十歲我們依舊單身那就共結連理」的丁男(神經病,騎驢找馬就騎驢找馬,不要虎爛好嗎)、跑去酒店喝得酩酊大醉卻說「家裡沒有老婆抱沒有人等門很寂寞」的戊男(真想問他是不是去酒店選老婆)……到得搭訕男這裡,聽見男人脫口而出「好想結婚」,我已經覺得這只是一種搭訕伎倆,跟討論天氣或星座沒啥不同啦。

(完)

    全站熱搜

    紜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