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天來,我花許多時間和一位久沒聯絡的朋友在一起。她告訴我,她嫁給一個擁有萬貫家產的男人。他送她一顆值三萬五千美金的紅寶石做為訂婚禮物。母親節時,他送她一條值二萬五千美金的祖母綠項鍊。他給她二百五十萬美金,重新裝修他們佔地五公頃的豪宅,單單重修她的浴室就花費一百二十萬美金。不僅如此,她寵物用的是銀餐具,而且還有它的名字刻在上面。

她先生常帶她到世界各地旅行,大溪地晒陽光、巴黎買衣服、倫敦看戲、澳洲探險。沒有一個地方她到不了;沒有一項商品,她買不到;沒有一樣東西,她無法擁有。然而,她卻無法從他先生身上得到她想要的被愛方式。

昨晚,我們在她的書房聊到很晚。談從小即認識的老友間可能談的所有話題,我們說到每過一年身體就越走下坡,我們聊起曾經相信及追尋的信念,我們也說到彼此的另一半——她口中富有、成功的金融家,而我的辛勤、掙扎的藝術家。

「妳開心嗎?」我問她。她不說話地停了一會兒,一手玩弄著手指上的三克拉鑽戒。然後,她慢條斯理、喃喃地開始解釋。她非常感激她先生給予她的所有財富,但如果可能,無須考慮地,她願意用這些財富交換她想要、但她先生無法給她的愛。她「認為」她愛他,勝過她「感覺」她愛他。她無法認同他的人生價值觀,這導致她拒絕與他的親密關係。對她,他毫不保留地付出、照顧,但她卻沒有一絲絲被愛的感覺,那種真感情、溫柔、愛語、傾聽、敏感、呵護、尊重,及為了培養彼此間的情感願意一同參與及付出。

聽她滔滔不絕地說,我愈來愈相信我是世上最富有的女人,因為我的另一半給我的愛,勝過任何一個男人物質上所能給予的。雖然這不是第一次我有這樣的感覺,但現在我更加確信,而且再次提醒我,我擁有的好福氣。

我也想起他畫的卡片及寫滿愛的字條。我的腦裡浮現他觸碰我的景象,過馬路時他保護地抓著我的手,躺在他膝蓋上,他梳著我的頭髮,猜對他的字謎時,他親吻著我的臉。我憶起我們一同經歷的心靈探險、想法及觀念的探索,我們談著過去,試著描繪出我們的未來。互信、互重及對生活、學習的渴望。

我看到我的老友眼中流露出的欽羨目光。我的老友,坐在她富麗堂皇的豪宅裡,手上戴著價值不貲的首飾,身上穿著名牌的服飾,卻羨慕我們的活力、嬉鬧、熱情及承諾————是的,我們對彼此的承諾。

那一刻,我明白,我們之間最強烈的引力就是承諾:以可能之最深處、可能之最遠點,完全的愛著對方。我們的承諾不是一種宣言,或是掛在嘴邊的誓言,更不是為了鑽石或黃金。我們的承諾不受時間、亦不受空間的束縛。相反的,它是活生生的承諾,每次我們為對方伸出手、向對方坦白、為支持或安撫對方而出現、分享新洞察或情感,我們的承諾就更堅定。

它在每個不同層次的信任、傷害及愛中不斷地展現。

它在我們每天重新發現自己、了解自己有多少愛的能力時,不斷地有新的發現。

它是我倆心靈的真正結合。結合的時間,就在我們愛對方時的每分每秒;結合的片刻,就在每天我們多愛彼此一些的剎那。

今天,一回到家,我看見一張大數額的支票等著我,我嘲笑著那一排無意義的數字。

經過昨夜一番長談後,我了解,擁有財富與心靈上的富有,兩者間的差距。我也了解,原來我已是世上最富有的女人。



芭芭拉安吉理斯博士

    全站熱搜

    紜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